天辰娱乐app-问教丨研究生教育如何从量变到质变?别在追求学位点数量上做文章

原标题:问教丨研究生教育如何从量变到质变?别在追求学位点数量上做文章

* 来源:腾讯教育(qq_edu),作者:熊丙奇

近日,国务院学位委员会、教育部发文下达了2014年-2019年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结果及处理意见。通过评审并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审议批准,2251个学位授权点抽评结果为“合格”,8个学位授权点抽评结果为“不合格”,33个学位授权点抽评结果为“限期整改”。

对学位授权点进行合格评估,其实就是资格(资质)评估,这是履行教育监管职责,淘汰不合格的学位授权点,以保障学位授予的基本质量。合格评估不同于优秀评估、等级评估,并不涉及对学位授权点是否优秀、优良的评价,或者给学位授权点评级。要在合格评价基础上,进一步促进学位授权点重视质量,办出特色,需要落实和扩大学校的自主权,同时引入专业评价与社会评价。

近年来,我国一直在推进高等教育评估改革。之前教育部门对高等教育进行评估,主要是优秀评估、等级评估,即对学校的办学质量进行评价。这种评估就属于行政评估,为了在评估中获得好的表现,有的学校就在评估中搞形式主义、弄虚作假,同时,围着行政评估制订的指标,也出现学校急功近利办学的问题。重申请、立项,轻建设,就是这一评估机制所致。

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,其目的是让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、社会专业机构各司其职,具体而言,就是教育主管部门应依法监管学校依法办学,学校依法自主办学,办学质量由社会专业机构进行专业同行评价。对学校办学进行合格(资质)评估,就是依法履行监管职责。不具备基本办学资质的学位点,当然应该让其退出。

对学位授权点进行合格评估,取消不合格的学位授权点,并向社会公布合格评估结果,这警示所有学校,不能只重学位点的申请,把有多少学位点作为学校上水平的指标,而不重视学位授予质量。那些只重申请,不重质量建设的学位点,必然要被淘汰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合格评估的压力之下,我国高校也逐渐转变只重申请,在申请时进行各种包装,而在申请后就功成名就“一劳永逸”的心态,已经主动对学位授权点进行动态调整。据报道,2014年以来,有关学位授予单位已通过学位授权点动态调整撤销、主动申请撤销等方式撤销了1742个学位授权点。

这就是自主办学的力量。落实学校自主权,会存在少数学校滥用自主权的情况,但更多高校会珍惜并用好自主权,确定明确的办学目标,并根据具体办学条件,举办特色专业、提高质量。学校这样做的目的,还不只是为顺利通过合格评估,防止被主管部门查出不合格而被取消、淘汰,更重要的是,学位授权点的质量要得到专业同行以及社会(受教育)的认可。

今年,为应对疫情对高校毕业生就业的冲击,我国决定硕士研究生扩招18.9万,扩招幅度达20%。从最近各高校公布的2020年考研招生计划看,扩招的主力军是非“双一流”学校,有的高校的扩招幅度达到50%。这对非“双一流”学校来说,既是机遇,又是挑战。众所周知,非“双一流”学校在研究生招生中相对“双一流”高校并不具有优势,甚至有不少是“双一流”学校招生的“备胎”——考不进“双一流”学校,再选择这些学校。

这些学校大幅扩招,意味着研究生教育获得大发展的空间,解决了这些学校渴望已久的扩大研究生教育规模的问题,可是,有人担心,这些高校的扩招计划能否顺利完成,扩招后研究生的培养质量能否得到保障。在这种情况下,学校如果能做好扩招,那么,这些学校的研究生教育发展,会进入新阶段。而反之,招生规模的快速增大,会进一步影响学校的品牌和吸引力。

从量变到质变。我国研究生教育,已经不需要再在追求学位点数量上做文章了。甚至在未来,获得充分办学自主权的高校,可以自主设立硕士点、博士点,可是,如果培养的硕士、博士不被社会认可,没有人选择,这样的硕士点、博士点有何价值呢?在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后,举办学位授权点,不能还有半点办学店思维把授予文凭作为“卖点”,而必须真正办教育,重视授予文凭的含金量。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“腾讯教育”,作者熊丙奇。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芥末堆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